公司介紹

華南永昌綜合證券風險管理制度
一、風險管理宗旨

本公司風險管理之主要宗旨,係取得風險與報酬間之平衡,並建構良好的風險管理制度,以確保公司之各類風險暴險額維持於可承受之範圍內,有效運用及管理公司資本,使本公司於承擔一定程度之風險下達成盈餘目標。並配合華南集團執行市場、信用、作業及風險整合等管理事項,使各項業務面臨之風險能有效管理,確保公司營運之健全與穩定發展,提高資本運用效能,達到風險與報酬最適化之目標,並創造最大企業價值。

二、組織架構

本公司已設置「風險管理委員會」,負責各項風險管理業務之審議、監督與協調;並設有獨立的風險管理部,直屬總經理且定期將全公司風險概況報告董事會與風險管理委員會,在組織架構上獨立於各業務單位,以落實執行風險控管制度,本公司風險管理架構組織包括:董事會、風險管理委員會、資產負債管理委員會、風險管理部(市場風險科、信用風險科、作業風險科)及各業務單位。

下圖為風險管理架構組織圖:

三、風險之評估及衡量方式

風險管理部針對本公司主要涵蓋的各類風險(市場風險、信用風險、作業風險、流動性風險、法律風險)之評估及衡量方式分述如下:

          • 1. 市場風險
          1. (1)市場風險之衡量

為有效管理市場風險,本公司採用金控建置之RiskMetrics市場風險值系統計算部位風險值,其提供每日部位之變異數-共變異數法、歷史模擬法及蒙地卡羅法之風險值,衡量在99%信賴水準之下,資產組合於一天的持有期間之內,因市場價格發生不利變動所可能產生之最大損失值。 依據風險值系統資訊,風險管理部每日製作限額控管表,檢視各業務單位之損失及風險值是否合於規範,若達警示值則通知業務單位出具說明及改善措施,以利管理階層充分瞭解各業務之風險,進一步強化本公司市場風險管理機制。本公司於每日收盤後使用風險值系統產生全公司、各部室、各交易策略及各交易員之部位資訊、損益情形及風險值,供總經理及各級主管掌握其部位之風險資訊,並依據風險值系統使用者層級,設定各層級之檢視權限。風險管理部每日檢視風險值系統內容,定期製作風險相關表報。

          1. (2)壓力測試

本公司市場風險之壓力測試係依據下列因素模擬可能之損失:

(A)單因子敏感性分析:如權益因子變動、利率因子變動、匯 率因子變動等等。

(B)歷史情境壓力測試:如黑色星期一、亞洲金融風暴、911事件、次貸風暴等等。

          1. (3)回顧測試

回顧測試目的是用來評估風險值(VaR)與實際損失之間的關係,藉以瞭解風險值(VaR)模型的適用性,一旦發現風險值(VaR)模型之預測偏離實際數據時,則需重新檢討模型參數、假設等。

          • 2. 信用風險

於信用風險控管上,依據「華南永昌證券信用風險管理政策」規定,在交易對手信用管理上,業務單位係依交易對象外部信用評等(中華信評或經濟新報TCRI評等)管理,定期檢視交易對象信用狀況,持續監控公司因交易產生之信用風險;並對衍生性金融商品部位予以信用約當額控管。

          • 3. 作業風險
            

為進一步加強本公司作業風險之管理,本公司依據「華南永昌證券作業風險管理政策」規定及依據集團作業風險各相關管理工具注意事項,導入作業風險自我評估(Risk Self Assessment, RSA)、作業風險評估程序(Operational Risk Assessment Process, ORAP)、關鍵作業流程風險控管(Key Operational Risk Control, KORC)、作業風險關鍵指標(Key Risk Indicator, KRI)及作業風險損失資料庫(Corporate Loss Database, CLD)等五項作業風險管理工具,以提升本公司作業風險意識及文化。目前本公司於今年度依照作業風險管理執行計畫完成了相關部門的作業風險自我評估並定期更新維護作業風險損失資料庫,未來,將持續與集團配合執行下一階段之作業風險執行計畫。

          • 4. 流動性風險

本公司為有效管理流動性風險,訂定流動性風險管理作業要點,財務部定期預測未來資金需求與供給,並監控資金調度狀況。

          • 5. 法律風險

法律風險係指因各項契約簽訂所衍生出對公司不利之權利義務關係,本公司已針對法律風險訂定作業程序,各項契約之擬定必須會稽核室並由法令遵循部法務科出具意見,以規避法律風險。

四、量化方法論
          • 1. 市場風險

風險值的意義為在於某信賴水準及持有期間,衡量某金融商品投資組合之可能最大損失。相關風險值運算模型分別概述如下:

(1) 變異數-共變異數法

變異數-共變異數法包含了數種方法,但共通點為皆需要變異數-共變異數矩陣才能算出風險值。其中最簡單的方法為Delta-normal法,其僅考慮一階導數的風險變動,定義為 Δ0一階偏導數,代表現有部位所組成的投資組合對價格改變的敏感度,我們可用矩陣符號來表達投資組合報酬率,則投資組合的預期報酬率為:

                                    變異數為

                                   我們定義Σ為共變數矩陣,投資組合的變異數可以更簡化的方式表示為:

                                   故投資組合的風險值為:

                                  

        1. (2) 歷史模擬法

完全由實際的歷史資料中,求算資產組合風險值的一種方法。在方法的操作上,歷史模擬法利用所持有的資產組合過去一段期間的歷史價格時間序列,搭配目前持有資產的部位,重新建構資產組合未來報酬率的分配之後,再經過由小到大順序排序後,依百分位數求算特定信賴水準下之風險值,此法相較於其他的方法,是相對單純,因其不需要假設風險因子的分配,只需要將過去的歷史資料分配情況找出來即可,並且可以應用在非線性金融商品。然而,歷史模擬法也有些限制,就是樣本抽取的數目會受到歷史資料數目的限制,故容易受到過去極端事件發生而大幅度的影響到目前風險值的估算,於是,此法缺點為容易發生當市場狀況與部位組成都沒有多大改變的情形下,風險值發生大幅變動的狀況。

        1. (3) 蒙地卡羅模擬法

蒙地卡羅模擬法是假設資產價格的變動服從隨機過程的型態,利用電腦模擬,在目標時間範圍內,產生隨機價格的路徑,並依此建構資產報酬率之分配,進而推估風險值。此方法可以應用在非線性的金融商品,準確度也最高,但最為耗資源。

        • 2. 信用風險

Z-Score模型 :E.I.Altman(1968)利用區別分析來研判公司是否具有財務困難的問題,其模型利用債務人各項財務比率(Χi),並依過去觀察違約之經驗賦予加權值後,計算Z值,並按Z值的高低分為兩類,以區別債務人的違約風險程度,Z值的判別區間介於1.81~2.99低於1.81的公司被判別為具有財務危機、體質不健全的公司,而高於2.99的公司則被認為是經營良好、體質較健全的公司,此臨界點可隨經濟狀況不同而有所調整,不同於其他機率模型可以估計違約機率,此模型僅止於作出違約程度高低的判斷。

其模型如下:

其中:

      • 3. 作業風險

作業風險管理循環係指包含「辨識風險」、「評估及衡量風險」、「控管風險」、「監督及報告風險」等四個環節。針對作業風險管理循環中各個環節,均有其相對應之主要作業風險管理工具及方法論,藉以達成不同管理目的,並以「作業風險結構(Framework for Operational Risk, FfOR)」作為共通之管理語言,以貫穿作業風險管理循環。其關係如下圖:針對作業風險管理循環中各個環節,其所相對應之作業風險管理工具及方法論簡述如下:

        1. (1) 作業風險自我評估(RSA)

作業風險自我評估」係指由本公司各部門或對於業務或作業流程有管理權者,透過一具有系統的方法,對於其現有業務進行作業風險之自我辨識及評估,並研擬改善方案以強化風險控管。藉由該工具之執行,能清楚界定風險所有者,並針對不可接受之風險擬定應採取之改善方案。

        1. (2) 作業風險評估程序(ORAP)

「作業風險評估程序」係指本公司各部門,透過一具有系統的方法及程序,於新種或修改之產品、流程、營運活動、系統或組織架構(包括委外業務)提案推出前,針對潛在之作業風險(含法律風險)及信譽風險進行辨識及評估,研擬必要之風險抵減方案,並於適當層級核准及接受其剩餘風險。

        1. (3) 作業風險損失資料庫(CLD)

本公司透過金控架設之資料庫,進行作業風險損失事件之資料蒐集與保存,該資料庫即稱

  1. (4) 關鍵作業流程風險控管(KORC)

指本公司各部門,透過擬定各關鍵作業流程中之流程階段、與流程階段相關之作業風險、控管目標及用以抵減風險之控管措施,以確保作業流程品質之基本要求,並藉以降低作業風險。

  1. (5) 作業風險關鍵指標(KRI)

係指一(組)經審慎篩選之數量化指標,藉以評估在某ㄧ特定時點,於特定區域、流程或活動之作業風險輪廓,以有效降低作業風險。

五、落實風險管理三道防線

廣義的風險管理第一道防線為業務單位(自營部、債券部、承銷部、金融商品部、期貨自營部等)透過各單位所制定之管理要點控管每日風險。第二道防線為風險管理部,主要功能乃建立公司風險管理策略與組織架構以監控公司各部門之風險,最後,第三道防線為稽核室,獨立客觀的監督公司整體風險管理是否允當。透過落實此三道防線,將公司風險資訊傳遞予高階管理階層及董事會,以供高階管理階層訂定經營策略與決策。